E-file:心悦


心悦的最新文章:

所在位置 -- 日月峡人 -- 他乡游记

母亲的顶针儿

媒体:日月峡  作者:任胜才
发布:心悦

2017/5/16 15:00:23

母亲年轻的时候,从未戴过什么金银首饰。那时家里的生活非常的困难,也没见过金银饰品都是什么样子。母亲的手上常年戴着的是那枚闪闪发亮的顶针儿,这枚顶针儿戴在母亲的手上是那么的美丽漂亮。尽管那时戴顶针儿的妇女很多,但是唯独母亲戴着显得与众不同。

母亲生了我们姊妹九个,不管是棉衣棉裤,还是被子和鞋子,还有平时衣服的缝缝补补,都是母亲一个人来做。时间长了,那枚顶针儿的针坑被磨平了,母亲就把顶针儿转一个方向,换成另一面。这几面经常的轮换,整个顶针儿被磨得亮晶晶的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母亲的手修长灵巧,戴着顶针儿就象戴上钻戒一样的好看。

由于家里的孩子们多,母亲的顶针就不敢轻易的摘下来。如果一旦摘下来放在一边,说不定就会被哪个淘气的孩子给抓没了,到用的时候再想找就找不到了,所以,母亲一直把顶针儿戴在手上。就是干其它活和晚上睡觉也不摘下来,那枚顶针儿就成了母亲手上的最美的装饰。

顶针儿一般都是铝皮做的,上边有密密麻麻的坑窝。用的年头久了,原有的坑窝被顶的疤痕累累,还有的坑窝快要磨透了。有一次航被,母亲突然“呃”了一声,我看见母亲的手指出血了。母亲把手指放在嘴里吸吮了一会,把顶针换了个面,就又开始航了起来。航完了被子,母亲把顶针儿摘下来去包手,我拿起那枚顶针一看,是顶针磨透了,针眼把母亲的手指扎破了。看着母亲包裹着的手指,我心里一阵阵的难过。我从我的平时卖废品积攒的钢蹦里拿出了一枚五分硬币,跑到街上,在商店里买了一个新的顶针儿,跑回来交给了母亲,母亲笑着拍了拍我的头。这才把那枚磨得不能再用的顶针儿扔进了垃圾堆。

母亲还是针线活的行家里手,做起针线活来上下翻飞,速度快而且针脚密,活路结实。母亲做衣服的针脚就象缝纫机跑的一样匀称好看,是附近大妈大婶们称赞的能手。有时 放学了,我坐在炕沿下一边写作业,一边看妈妈缝衣裳,为了节省时间,母亲把线纫的较长,顶针儿在妈妈的手上象听话的鸟儿,叼着线在空中飞舞。有时,妈妈也会坐在屋檐下,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和邻居的大妈大婶们聊天,母亲嘴上说着,手里的活儿不停。边做活边唠嗑,还有的妇女坐在一边给孩子喂奶,这也是庄户院的一道风景。

那时候,也没有电熨斗,母亲缝好了衣服,用一个大茶缸子,装满了开水,把衣服熨平,然后平平整整的叠起来。母亲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就象是在雕塑一件艺术品特别的精心。

现在,我们很少用顶针儿了。女人们的手上都是价值不菲的钻戒或翡翠玛瑙什么的饰品,而我一看到这些就会自然的想起母亲手上的那枚顶针儿。

那是母亲留给我永久的回忆。

【声明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,不以营利为目的,仅供学习与交流。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©2001-2012 黑龙江日月峡大森林旅游有限公司 | 日月峡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处主办 | 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  | 黑ICP备16004567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