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您现在的位置 > 首页 > 日月峡人 > 他乡游记 > 正文

面包是甜的

媒体:日月峡  作者:任胜才
发布:心悦 2017/5/17 17:01:35

面包是甜的,这谁都知道。可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,在我十四岁之前,我不知道面包是什么味道。那时连馒头都吃不上,只觉得那金黄色油汪汪的面包对我们具有极大的诱惑力,每次看见面包只是使劲的舔舔嘴唇,喉咙里使劲的咽下一口口的唾液。

在我十四岁的那年冬天,进入十二月份特别的冷,我得了重感冒,连续三天高烧不退。母亲每天背着我去卫生院打针,晚上把火炕烧的热热的,让我躺在炕头上,把蓖麻籽用蒜缸捣成泥,用萝卜婴子沾着蓖麻籽泥对着烧热了的白酒,往我的身上不停的搓擦,就是说这是过去农村退热最好的偏方。母亲给我搓完了,又让我喝了一碗姜汤,然后盖上被子发汗。半夜,我昏昏沉沉的睡着了。第二天当我睁开眼睛,已是九点多了,我觉得浑身轻松多了,这才觉得肚子里饿得咕咕直叫,才想起两天没有吃东西了。母亲看我醒了,用手摸了摸我的头,看我退烧了,就张罗着给我做吃的。母亲把面袋子抖了半天,才抖出一小碗面。母亲把剩下的半碗小米饭和面粉倒在一个小盆里,用筷子不停我搅拌,不一会,盆里就成了像珍珠一样大小的非常均匀的颗粒。母亲做好了汤把这些白白的“珍珠”下进锅里。不一会,妈妈就端上来一大碗香喷喷的珍珠汤。我真是饿极了,也不怕烫着,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的吃了起来,不一会,一大碗珍珠汤全进了肚子。

妈妈给我盖好了被子,让我在家躺着,妈妈要去姥姥家借手推车出去买煤。

煤木站离我们家有四五里路,外边下着雪,路面非常的滑。我挣扎着起来,要和妈妈一起去买煤。妈妈看我执意要去,便让我坐在车子上,妈妈用车子拉着我。到了煤木站,雪下得更大了。妈妈开票、过秤、装车,我帮着妈妈把着车子。四百斤煤用茓子围着整整装了一车子。

回来的时候,妈妈架辕,我用绳子系了个套在边上拉着。路滑雪大,我们一步步的向前挪动。风夾着雪打在脸上,像刀割似的疼。我把狗皮帽子拉得低低的使劲的拉车。路过街里的时候,我身上的汗已出透了,汗水、雪水在脸上不停的往些流。妈妈看我的身体实在是虚弱,便把车子停在了路边。

妈妈说:“歇一会再走。”妈妈的脸上也满是汗水,头巾都粘在了脸上。妈妈叫我把着车子,她转身进了路边的小卖店。不一会,妈妈出来了,手里拿着一个纸包。妈妈走到我的跟前,打开了纸包。呀!一个金黄黄的油汪汪的面包。妈妈说:“吃吧,孩子,吃完了好赶路。”

吃面包这是我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,那时候,一个面包才九分钱,我们连馒头都吃不上,在我的印象里,面包就是烤糊了的馒头。

我从妈妈手里接过面包连咬了两口。呀!这面包是甜的。香香的、软软的、甜甜的,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。我抬头看了看妈妈,妈妈一脸疲惫的样子。我把面包举到妈妈的眼前,让妈妈吃面包,妈妈张嘴咬了一口,用手摸了摸我的脑袋:“快吃吧,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我狼吞虎咽的三下五除二的几口就把一个面包造完了。

那时我就想,等我长大了能挣钱了,天天给妈妈买面包吃。可是等我参加了工作,面包已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了,它早已成了人们生活中日常的食品。

现在,面包的种类、品样、风味也越来越多,各类食品极大的丰富,人们想吃什么就能吃到什么,想吃什么口味就吃什么口味,真是今非昔比啊!

现今虽然各类食品极大的丰富,可是我却唯独对面包情有独钟。

 

【声明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,不以营利为目的,仅供学习与交流。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 

我也说两句
E-File帐号:用户名: 密码: [注册]
评论:(内容不能超过500字,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。)

*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!
发表须知:
一、用户须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政策,包括但不限于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等规定,审慎、合法地利用伊妃(E-file)平台发表言论、作品。
二、用户的言论、行为若涉嫌违法或侵权,用户可能被强制承担因该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全部法律责任。依照法律法规规定,伊妃(E-file)运营方有义务提供用户资料,有义务和权利采取删除、屏蔽、断开链接等各种必要措施。
三、伊妃(E-file)中心授权网络法律专业研究服务机构“网络法苑”为用户及客户提供包括免费咨询在内的全方位的法律支持。

 

 
©2001-2012 黑龙江日月峡大森林旅游有限公司 日月峡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处主办 查看旧版 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 黑ICP备16004567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