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-file:心悦


心悦的最新文章:

所在位置 -- 日月峡人 -- 日月峡人物

日月峡的精兵强将

媒体:日月峡  作者:莫淑清
发布:心悦

2018/1/8 19:14:27

   在日月峡提起陈宝森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各个竖起大拇指,他是日月峡不可多得的人才。陈宝森青岗县人,共产党员,下过乡,当过兵,见过他的人都说这个人工作踏实,做人实在,身上总有股老知青精神,能吃苦,能战斗;军旅生涯造就他能经风雨,战严寒,转业到地方, 始终保持战天斗地的精神。老陈既朴实又憨厚,一身过硬的技术,精通机械,既是司机又是修理工,一专多能,是日月峡优秀的义工之一,是日月峡称职的车队队长。

一、与日月峡结缘

 1975年,老陈响应毛主席的号召,下乡到农村。在农村老陈学会了所有的农机作业,他肯钻研,善于学习,心灵手巧,不长时间,各种农机具全部掌握,在农村干出了一番成就。1977年入伍当兵,当年就考取二级修理机师证。在部队是各种机械能手,推土机、铲车、装载机样样精通。转业到地方仍旧是单位优秀人才,技术骨干、模范共产党员、党的好干部。

  转眼已是不惑之年的他,身体开始欠佳,心脏有了毛病、二三尖瓣返流,频发早搏,力不从心。恰巧机缘成熟,遇到刘尚林老师,他被刘老师的人格和日月峡的风土人情所吸引,觉得找到了生命的依托。刘老师让他留下来。他家并不宽裕,再说老陈一身技术,到那儿干点活儿,都能挣大钱,贴补家用。家里人都说放着大钱不挣,干什么去?可就在此时,他的心脏病犯了,家人都非常担心。老陈做通家里人工作,安排好家事,如愿以偿,来到了日月峡。

二、一心投入日月峡建设

  老陈来到日月峡,正值建设高峰,老陈的到来,刘老师可高兴了。大多数义工不会用机械铲车、推土机,他不但会使用还得会保养修理。老陈的到来,真是如虎添翼,为日月峡解决了大难题。

   从此在日月峡老陈就埋头苦干,起早贪晚,白天开车业余时间保养车辆。大家都收工吃饭了,食堂却没有老陈的身影。为了不耽误白天机车正常运行,老陈起早贪晚,利用休息时间早早把车辆保养好,生怕误工影响日月峡建设。有时胃不舒服,心脏病犯了,周身无力,他稍加休息后,接着干;有时为了抢时间修车,连饭都顾不上吃,自己买点饼干对付一口,不跟食堂说,不和领导提要求。细心的义工姐妹们看到老陈没来吃饭,就帮着老陈把饭打出来,可等他来吃饭时早已透凉了,老陈总是乐呵的说吃饱就行,一句怨言都没有。老陈从未提起他修车的条件,大家都知道日月峡没有修理厂,车坏到哪就在哪里修理。开春时,老陈是最早上山的义工之一,一到山上,先抢修机械,做好开工前的一切工作准备。春天寒风刺骨,手冻得像猫咬一样,趴在冰冷的地上,有时手冻木了,就用嘴哈一下;炎热的夏天,在太阳底下干活,汗流浃背,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;上秋寒冷来袭,人冷的直打哆嗦,老陈硬是咬牙坚持着,一直战斗在第一线。

  2015年,公园活儿多人少,老陈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他就动脑筋想办法搞技术改革,利用休息时间在铲车两边各加两个齿。这小小的改动,可节省4到6个人的工作量,大大提高工作效率。 这时正赶上原木开料,加装后的铲车派上了用场。他开着加装铲车起早贪黑来回运木料、运板皮等。每天早饭前,晚下班后他把原木备好,等大家吃完饭就能直接上工干活,不误工时;加工好的成品木料、板皮等又用铲车运送到指定地点,直到原木改料任务完成,他从未耽误过工作,受到公园领导和义工们的称赞。

三、忘我工作  疾病不翼而飞

  老陈经常说:“老师救了我,我得感恩,我得回报”。从那时起老陈就把自己交给日月峡,干起活来忘了自己是个病人,不分份内份外,从开车、修车到装垃圾,他什么都干。有的义工心疼的说,你身体不好,不该你干的活儿,你就别干了。他却说,这都是应该做的,这是我的责任和义务。

老陈这种忘我的、主人翁精神感天动地,疾病从他身上竟不翼而飞。

  老陈似乎让人感到很普通,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,实则无声的行动影响和带动了身边很多人。他与事、与人、与名、与利无争,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,不怕苦,不怕累,处处以模范共产党员要求自己,他是日月峡义工的楷模,是日月峡的精兵强将。

 (作者:莫淑清  编辑 :阮书慧)

【声明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,不以营利为目的,仅供学习与交流。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©2001-2012 黑龙江日月峡大森林旅游有限公司 | 日月峡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处主办 | 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  | 黑ICP备16004567号-2